执行主编推荐:钱鸣高院士——采矿不仅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科学

 钱鸣高院士是我国著名的采矿科学家,虽已年近九旬,仍然在深入思考我国煤炭科学开采问题,且笔耕不辍。继他在2018年第1期《煤炭学报》发表《再论煤炭的科学开采》这篇重要论文后,又撰写了论文《煤炭开采与岩层运动》,即将于《煤炭学报》2019年第4期与读者见面。

 应该说这是一篇重要的论文,是钱院士对岩层运动研究的一次系统思考,提出了他的一些新观点和看法,指明了岩层运动研究的难点、重点与方向。钱院士在论文中强调“采矿不仅是一门技术,还必须研究其科学问题。岩层运动及其对安全与环境的影响规律是煤炭开采的基础科学问题,对这些规律的认识将提高煤炭开采的科学性。” 重视采矿科学问题的研究是钱院士一贯坚持的。正如谢和平院士在钱鸣高院士80寿辰庆典上的致辞中所说“煤矿开采不只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科学,钱院士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是使煤矿开采成为一门科学的时代到来的标志和象征”。值此论文发表之际,编辑部转发谢和平院士在钱鸣高院士80寿辰庆典上的致辞,以飨读者,希望对大家有所启迪和帮助。

              

                                 执行主编:许升阳

在钱鸣高院士八十寿辰庆典上的致辞

四川大学校长  谢和平 院士

2011年12月11日

尊敬的钱鸣高院士,何老师,各位专家、各位来宾: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共同庆祝我国著名采矿科学家钱鸣高院士八十寿辰。这是我国煤炭科技界的一件大喜事,在此,我谨代表煤炭科技界人士,并以我个人名义,向德高望重的钱老,表示衷心的祝贺!祝钱老师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钱鸣高院士是我国著名的采矿工程专家,是我国矿山压力及其控制学科的主要奠基者和开拓者之一。先生扶犁躬耕六十载,一直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执着追求,在人才培养的道路上辛勤耕耘,创造了矿山压力与控制领域的数个第一,书写了我国煤炭采矿科技的辉煌篇章。

 钱老这八十年的人生历程,是追求与进取相伴的八十年,是创造与卓越相随的八十年。先生年少时即坚信国家的兴盛必须走发展重工业的道路,因为国家需要能源,大学时自愿选择了最艰苦的地下开采作为自己的专业,从此便把一生都奉献给了我国的采矿事业。先生提出的采场上覆岩层的“砌体梁平衡假说”以及老顶破断规律及其在破断时在岩体中引起的扰动理论,把中国的矿压研究推进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先生创立的“砌体梁”力学模型,突破了传统的定性假说;先生建立的悬露“板”力学模型,为顶板来压预测预报奠定了理论基础;先生提出的“支架-围岩”关系监测原理,开创了主动控制矿山压力的新方向;先生七十余岁还提出了煤矿绿色开采的概念,开创了系统的煤炭环保开采之路……先生在采矿工程学科建设及矿山压力理论和实践中所作出的这些系统、全面而具有开创性的成果,推动了我国煤炭科技产业的发展和进步,为保障煤矿在复杂困难生产地质条件下正常生产,为保障煤矿工人的生命安全和高产高效工作作出了重大的历史性贡献。

 钱老八十年的人生历程,是严谨与求实相伴的八十年,是责任与奉献相随的八十年。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先生始终坚持追求真理、实事求是,“虔诚地进入科学的殿堂”是先生对学生的告诫,更是先生身体力行的真实写照。先生经常深入大同、平顶山、西山等矿区,冒着水、火、瓦斯、坠石和气压骤变的危险,观察岩层运动,记录分析变化规律,进行理论试验,用自己生命健康的代价,测得了10余万个岩层的移动数据。先生五十多岁时还曾经在阳泉矿区的井下连续工作10多天,后因为高压和疲惫而失去知觉,直到被矿工们用担架抬上井才苏醒。先生的不懈探索,换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先生的“砌体梁”学说被收录于《中国大百科全书》,并作为基本理论编入教科书,为高等矿业院校广泛采用;先生编写了《采煤学》等著作10本,发表论文140余篇;获得了1项国家自然科学奖、2项国家科技进步奖、17项省部级奖,并成为国家首批特殊津贴获得者。这些成绩,代表的不仅仅是钱老的荣誉,更是煤矿开采成为一门科学时代到来的标志和象征。正是钱老在国际上最早提出和建立了“砌体梁”理论,获得了煤炭行业第一个自然科学奖,打破了人们对煤矿开采的传统认识,使人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煤矿开采不只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科学;煤矿开采不只需要经验,更要有理论,也更需要有理论。可以说,我国煤炭科学能有今天的国际学术地位和学术影响,离不开钱老的辛勤付出与卓越贡献。

 钱老这八十年的人生历程,是爱心与热忱相伴的八十年,是德行与境界相随的八十年。先生教书育人,始终坚持言传身教、甘为人梯。先生曾亲自带着学生下井,学生从先生那里,获得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感动和力量;先生执教以来,从没有离开过三尺讲台,把自己全部的知识、能力和情感都投入到了开拓学生思想、启迪学生智慧当中;先生即便在高龄之际还坚持为师生举办讲座,争取一切可能的机会为造就人才尽心竭力。先生1962年培养出我国煤炭系统第一位采矿工程研究生,1987年培养出煤炭系统第一位采矿工程博士……在为师为范的道路上,先生始终坚持包容并蓄、宽厚待人、淡薄名利,对青年教师更是倾力相助、大力提携,手把手地教会大家如何做学问、如何做科研、如何申请项目,对大家的学术争论都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如今,先生的学生已是桃李遍天下,很多更是已经成为我国煤炭行业、国内外大学或科研机构的中坚力量!同时,也正是在先生品德、修养、情操的影响和感召下,才有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煤炭人为我们国家的社会进步和经济、科技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我也有幸曾在求学期间接受过钱老的谆谆教诲,先生渊博的知识、敏锐的视角、缜密的思维、风趣的语言,使我常常置身学术盛宴、受益匪浅;老师的爱生如子、严格要求、循循善诱、耐心教授,更使我感铭于心、感激万分。先生不仅仅是为我们“注满了一桶水”,更为我们在煤炭科学前行的道路上“点燃了一把火”!我之所以能有今天,能当院士,能在学术上有所进步,离不开钱老师的培养关怀和帮助。在此,我要代表所有得到过钱老教育的学生,再次向老师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老师们、同志们,近年来我国的煤炭科技在学术成果、人才队伍、学科建设、实践应用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钱老这一辈科学家们的不懈努力和辛勤耕耘。可以说,钱老在教育和科学事业中55年的呕心沥血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今天是钱老80寿辰的大喜日子,我们不仅借此表达对钱老的敬仰之情,更借此赞颂他忠诚于党和国家教育事业、学术事业的执着信念;弘扬他追求卓越、勇于挑战的科学精神;学习他为人师表、行为世范的崇高品格,以此共同推动我国煤炭科技事业和我国教育事业再上新的台阶!

 我们作为钱院士的学生,为表对钱院士的感谢,准备了两件特殊的礼物。

 最后,让我们再次共同祝愿钱老健康长寿、事业常青、阖家幸福!同时,也祝愿在座所有来宾身体健康、事业腾达、万事如意!谢谢大家!